现沉迷UT,无法自拔。

渐渐冰冷的温度

【无聊的闲笔】
【au flowerfell】
【cp sansxfrisk】
【刀注意】
温暖的阳光从山顶洞口的缝隙照射下来,照在你正逐渐冰冷的身体上,你的大部分身体已经被黄色的花所覆盖,而健康状况也随着黄色花的增多而越来越差。现在,尽管温暖的阳光照在你的身上,你却丝毫没有一点感觉,有的只是越来越冰……越来越冰……即使sans他正努力让你的身体热起来,但那无济于事。你的体温仍然在不断下降……
“七个……有七个……”你的声音很小,听起来就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。你试图站起身来,但很明显,你剩余的体力不允许你这么做……
“不……我们没有……”他抱着你,用着尽可能温柔的语气回答道,他并不愿意承认你的死亡。也不愿意去面对现实。你可以感觉到他的手停在了你的灵魂正上方,你知道……你知道……虽然你的双眼已经被黄花所覆盖,即使他认为你什么都看不见。
你什么都看不见……你什么都看的见!
“让……大家自由……”你用着剩余的力气,移动你的手将他放到自己灵魂旁边的位置。并用尽全身的力气微笑着,也许这样会让面前这只骷髅好受点……
“啪嗒……”
“?”你感觉到有一些水珠落到了自己的脸颊上,并伴随着微弱的抽泣声。你知道,自己没有多少时间了。你也不想分离,不是吗?但是……只有自己死了,怪物才会解放啊……这么想着,你本来抓住衣服的手越发攥紧,分离是伤心的,但你想让那只骷髅笑着面对你的死亡,他在一路上帮助了你太多太多……即使分离理所应当是痛苦的……但是…分离也可以是开心的不是吗……比起开心,为什么要选择痛苦呢……?
这么想着,你对他说:“嘿……sans?你……能……为了我……笑吗?”你微笑着,这么问道。
“孩子……我……”他紧闭着眼睛,泪水顺着脸颊再次流了下来。
“拜托……拜托……不用…太久…”你这么回答道,然后,你用尽全力伸出那已经布满了黄花的手,试图擦去他眼角的泪水。然而你的手刚刚凑他的脸颊,就被他的手给握住了。
“好……我在笑了……sweetheart。”他紧紧握住你的手,仿佛松开你就会消失似的。他尽力挤出了一丝笑容。虽然眼泪还是在不断留下,那笑也就显得十分变扭……

---------------分割线---------------
【回忆杀注意?】
“谢谢!”你微笑着接过他给的芥末酱。虽然那时头上的花已经将你的一只眼睛给覆盖住,已经影响到了你的视线。但你那笑容却丝毫没有任何悲伤的神情,你就像一个普通人一样,甚至笑的更美好一点。好像每天都生活在幸福当中,但那个世界一点都不美好……不是吗?

……
“想要一起来吗?”你笑着,伸出手。那时……你的眼睛早已被黄花所覆盖,视线已经模糊不清了。
但你……为何看上去……如此……无忧无虑?
---------------分割线---------------
“我……正在笑……”他笑着,紧紧握住你的手,这么说到。但还是不断的有泪水流下……
你听到了他的回答,笑了笑。小声的说了什么……
“……”
但你说不出来……因为……你感觉呼吸越来越难……像窒息一样……为什么……呼吸不到新鲜空气了……
“你……你可以再说一遍吗……我……我没听清楚……”他这么说道。
“……”回答他的却是沉默。
“sweetheart?”
一朵黄色的花…从空中飘落…落在了已经被阳光照射的暖洋洋的地面……
THE END

评论(5)
热度(48)

© 软球菌 | Powered by LOFTER